澳门网上356bet
当前位置:?人物风采正文

八壮士勇闯生命禁区 无悔青春献高原

――记邢台分院青海项目组

   来源:刘洪艳    阅读次数: 1153   发布时间:2015-11-13   

青藏高原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被称为“世界第三极”,由于自然环境恶劣,而被称为“生命禁区”。邢台分院青海项目组的8名同志怀着强烈的使命感和事业心,发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忍耐”的奉献精神,用身躯、用生命丈量着青藏高原,凭着坚强的意志,踏进了一块又一块人类未曾涉足的处女地。在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中,发生了很多我们无法想象的事情和经历,而每一件事情或是每一段经历都是一则动人的故事,这些点滴故事,向我们展示了新一代地质人的风彩。
无米下锅背后的艰辛
“断粮”在我们今天的生活中,可能怎么也不会想到,而青海玛尼沟项目组的三名同志确真实的体验到了这无米下锅的日子。
在青藏高原,吃和住都十分困难。7月中旬由于连降暴雨,引起了山洪暴发,玛尼沟工区到德令哈的公路严重受损。在这样的条件下,往返两地需要9个小时的车程。看着面前所剩无几的粮食和蔬菜,项目组的同志们清楚认识到他们就要断了炊烟,怎么办?只能冒险去拉粮,这样大家才不至于挨饿。
早晨,迎着大雨老郝带着厨师老王和几个工人出发了。按照九个小时的车程算,下午六点钟他们应该返回来。留守的李飞、冯虎跃和方少来三个人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要一切顺利。下午6点,晚上8点,后半夜1点……老郝和老王一点消息也没有。“事情不妙了!”留守的三个人,都纷纷的起来走到帐篷外,尽管黑漆漆的夜里什么也看不到,他们还是不住的向远方张望……由于他们与外界唯一能取得联系的卫星电话被老郝和老王他们带走了,联系不上,他们只能等。虽然,没有一个人说话,但是三个人的内心都被恐惧包围着。老郝和老王是不是出事了?明天就没有粮食了怎么办?
第二天,大家忍着饥饿上山填图。在山梁上,他们控制不住的不停向车来的方向张望。远处的雪山与天上的云朵相接,一眼望不到边际,必经之路的山坡上偶尔看到一个黑点都能使他们惊喜的大叫起来:快看,车来了。但仔细看过之后又恢复了满脸的愁容。随着夜幕降临,在失望的叹息声中他们也被愁云和恐惧笼罩着,肚子呱呱的叫着,正在大家准备休息时,“嘀、嘀……”“车来了!”大家一下子冲出帐篷外,熟悉的皮卡车缓缓开来,他们把从车上下来的老郝、老王紧紧的抱住,泪水夺眶而出。
待里里外外忙完之后,他们才得知,原来昨天晚上,他们把车开到哈拉湖旁边的大河时,车子掉到河里上不来了。他们几个就跳到冰冷的河水里救援,结果鼓捣半天没有救出来,于是又到另一个施工点—双龙沟找来人和车进行救援。最后费半天劲,车是拖出来了,但他们的衣服全湿透了,由于太晚了,他们不敢继续赶路,只能在车里熬到天亮。第二天,他们历经了千难万险,路上又陷了两次车,终于在天黑的时候把“救命粮”拉了回来。
老郝和老王历经了38个小时的艰辛,终于把粮和菜运到了玛尼沟施工点。而这两天来,留守的三个年轻人只能靠着仅有的一点米粥维持着生命需求。但他们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依然按时上山填图。在见到老郝和老王的粮车时,他们像个小孩子一样高兴的笑着、跳着、激动着……谁能真正体会到此时此刻他们是何样的心情呢?
人世间最动人的是情,最美丽的情是爱。中国地质人,缘于对找矿事业的热爱,他们告别了亲人,忍受着寂寞孤独,用自己无限无悔的付出,染绿了祖国的山山水水。
“铁汉”背后的付出
众所周知,地质找矿工作流动分散,野外作业多,很多工区工作和生活条件十分艰苦,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选择了从事地质找矿事业就意味着选择了对家庭、对亲人的牺牲,就是把个人理想和目标追求落实到地质找矿事业之中,并为之奉献自己的青春和一切。
青海项目组有个被大家称为“铁汉”的同志,他就是化探负责人苗士义。走近这个踏实的汉子,灰突突的脸上写满了沧桑,在8月中旬我看到他时,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只有三十二岁正值青春年华大男孩的脸!通过对其所在项目组的其他人的了解,还原了这个“铁汉”背后的付出与汗水。
青海项目中有三个项目有化探工作任务,由于缺少化探专业人员,这三个项目的化探工作任务都由苗士义负责。由于三个工区距离比较远,他就在三个工区往返奔波。过度的劳累,他患上了严重的腰间盘突出症。青海工区海拔高,天气寒冷,居住的条件又很艰苦,离最近的县城也要120公里,往返需要近5个小时的车程。由于没办法进行治疗,他每天只能用手捂着腰去施工。到了8月中旬,他的病情越来越重,已没办法弯下腰了。他不得不请假回到家中治疗,在他回家的第三天,他的妻子不慎摔到,脚踝骨骨折,只能卧床休息。家里一下子多了两个行动不便的人,他只能接来她的母亲照顾孩子。
由于青海项目工作进行新的安排,他接到甲方的电话,需要他立即返回工区开展工作。一边是个人和家庭的困难,一边是工作的需要。怎么选择?何去何从?仿佛一座山压在了小苗的心上,在经历了两天内心痛苦的挣扎,小苗还是把工作放在了第一位。在做通了妻子的工作后,小苗毅然踏上了回青海的列车。在列车缓缓驶离开站台的那一刻,小苗早已泪雨滂沱,“铁汉”也有柔情。
青海工区海拔高,对人最大的考验就是爬山,看起来山坡没有那么高,但真正爬过一座“小山头”都会让人气喘吁吁。苗士义的腰不好,不能像别人那样可以弯腰前行,他只能像螃蟹一样横着走,同组的人看到他的艰难劝他在帐篷里休息,但他坚持和大家一起上山工作。苗士义常说:“我是半路出家,从原来的专业转到化探专业,有这样的工作机会很不容易。青藏高原野外工作苦点没有什么,谁让咱们选择了这一行业,为了自己喜爱的事业踏上高原,无怨无悔。”苗士义是个“铁汉”,这个“铁汉”只是青海项目组这个团体的一个缩影。在这个项目组中,每个年轻人都是为了找矿事业,为了邢台分院的发展,无私奉献的“铁汉青年”。
“银线传情”背后的世界
青藏高原,这里网络不通、电话不畅。仅有的移动卫星电话就成了青海项目组同志与亲人沟通的最佳选择。由于网络的原因,电话也是时断时续。能够打通电话,就是项目组的精神会餐,考虑到工作原因,大多时候,大家也只在节假日给亲人打个电话。当我不经意间走进了项目组“银线传情”的世界,发现每个来往的电话背后,都有着一个或感人肺腑、或催人泪下的动人故事。“银线传情”背后的苦辣酸甜、喜怒悲欢,让人刻骨铭心,久久难忘。
李鹏是青海项目组负责人,在他的电话背后是一个妻子默默无闻对丈夫的支持与奉献。“鹃,你知道吗?今天是你的生日,忙碌的你肯定又忘了,今天下山回到帐篷已晚上8点多了,用卫星电话给你打个电话,没想到你在医院说孩子发高烧,匆匆就挂电话了。”酝酿了很久的祝福,没能送出去。正如他说的,结婚6年了,最感觉亏欠的就是没有给妻子过过一个生日。李鹏妻子的生日是在9月份,而每年这个时候,李鹏都在野外施工。对于这件事情,他的妻子重来没有抱怨过,但却是李鹏心中永远的痛。李鹏说:“每次妻子挂掉电话前总会说你要保重身体,对自己好点,不用担心我和孩子”在他说这句话时,我分明看见他的眼中有泪光闪现。
冯虎跃电话的背后是一个凄婉的爱情故事。冯虎跃谈了3次对象,失恋了3次。后经人介绍,认识了姑娘小王,两人一见钟情。正在感情逐渐升温时,冯虎跃就随项目组远赴青藏高原,没有了花前月下,连沟通也成了难题。两个月后的端午节聚餐上,小冯激动的拨通了女朋友的电话,兴奋的面容上逐渐愁云垄断:与你相识是美好的,但真正的成为地质队员的恋人时,我才了解到了那份苦痛,每当我看到别人花前月下时,我无法忍受那份寂寞和孤独,所以惟有希望你能找到更合适你的人。这是一个分手电话,两个月的感情被两个月的分别无情的摧毁。看着庆祝端午节聚餐的饭菜已摆上了餐桌,他端起酒杯把失恋的苦酒一饮而进。
有人说,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为了找矿事业而走进深山戈壁;为了找矿事业而选择了寂寞与孤独。李鹏、冯虎跃就是这样的人,青海项目组的同志们都是这样的人。
“地质人,这是一个特殊的团体。他们分布在祖国的各个角落,为探寻蕴藏的丰富资源不懈努力着。他们风餐露宿,接受雨打风吹,广袤大地显现他们的脚步,日月星辰见证他们的汗水。是那山谷的风,是那狂暴的雨,是那火焰般的热情,是那年轻的生命,筑起地质人永恒的丰碑。别人都说地质工作苦,地质人更苦,青海项目组的同志们,正是在困难中探寻出路,在荒芜中发现希望!
壮哉,中国地质人!
敬礼,青海项目组!

中国冶金地质总局第一地质勘查院    版权所有   地址: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冶金路49号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
电话:010-61599302    备案序号:冀ICP备05016218号